中国零食网|设为首页|加为收藏

中国零食网

新闻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

更健康、更营养、更优质的产品

    安宁里藏着多少狮子吼般的寂静

    时间:2017-11-14 22:07/点击: 来源:www.中国零食网

      我想,我怎么就吼不出来涅?一群人的狂欢里,只我寂寞地坐着。
      
      然后尴尬,然后抽身而退。
      
      夜色微澜,爱人的车,静静地泊着。副驾的位子,永远是我的吧。小越野如一尾鱼,游弋于小城的夜色。
      
      我无比羡慕没心没肺的人,即时的快乐,临在的幸福,又浅又薄又令人眼馋。而?
      
      庄园里的茶,已过半,小航青春无敌的容颜,显然已经不是微醺。坐下来,回到她身边,顿觉安宁。
      
      漫无边际的茶,随性散漫的人,没有应酬嫌疑的笑,偶尔的插科打诨,小航盛的那碗小粥,都是我喜欢。
      
      还有,晕晕乎乎的红灯笼,茉莉花茶的香,安家小哥的暖,都是我喜欢。
      
      还有夜色里的旋律:……当你老了/走不动了/炉火旁打盹/回忆青春……当你老了/眼眉低垂/灯火昏黄不定/风吹过来/你的消息/这就是我心里的歌…
     
    安宁里藏着多少狮子吼般的寂静
      
      一觉醒来,爱人炸好的年糕,儿子端至了床头,还有鸡腿,还有爱和光。奥特曼在电视里闹腾着,大院子安安静静的。几叶春韭,已经开始了萌动。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  
      绿荫如盖,鸟鸣如洗,雷声隐隐。林子不大,我也很小,小到只有一个人。杨絮片片飘落,鸟飞起又落下。遥远的布谷,啼鸣到无始无终。
      
      立夏了。
      
      鲜活的夏燥和闷热,杨的叶子惰性十足,一动不动。冬天的鸟窝还在,依旧仓黑的样子。
      
      想起近日的遭遇,不觉郁闷。上班时间,几乎足不出校了,所有的琐事,都安排在周末。因为这份工作的离不开,连逛街的嗜好,也丢弃了。
      
      可是,竟然……
      
      没有人来,除了雷声和雨点。
      
      散散落落的雨,被杨的叶子接住,偶尔的几滴落下来,沁凉无比。
      
      然后,蚕食桑叶般的雨声来了……
      
      就这吧,不写了,俺听雨勒。
      
      可是,太阳君来了。难道,连这场雨,也要半途而废吗?
      
      其实,又有什么不可以呢?比如,半途而废的爱情,也自有半途而废的美好吧。
      
      是的。如果,你不必奇怪。
      
      在我的生命里,父亲几乎了无痕迹。以至于清明节的坟头,我心里默念的是:“妈妈,拾钱儿吧,我很好,祝您安康。”风旋起昏黄的纸,盘绕复盘
     
    绕。一时间,竟没有想起母亲的旁边,还葬着一个父亲。
      
      后来和姐姐谈及此事,她深有同感。并且,对于父亲的忘记,我们并不内疚。
      
      父亲,于我们而言,一个符号而已。缅怀一个符号,也许,并没有多大意义。
      
      其实,父亲是极聪明的一个人。一手好算盘,无人能及。小时候端了豁着的粗瓷碗,里面盛满了红薯糊涂,破衣烂衫地蹲下来,看着父亲的五指神奇
     
    地卷曲自如,一边计工分,一边和前来报工的老少爷们儿调侃。大概,关于父亲,这是最温暖的记忆了。彼时,晚风习习,民风淳朴。
      
      并且,他是一个有勇气的人。改革开放之初,和村里几个能人,跑到平顶山,办起了玻璃钢厂。此后的几年,家里充满了玻璃钢的味道,好像,那是
     
    全村的骄傲。时不时的有乡邻掂着一瓶玻璃瓶装的酒,红盖子,两盒喜梅烟,身后随着一个半生不熟的小子。坐下来,小酌,客气话一万吨。过不了几日
     
    ,那小子就随父亲去了平顶山。
      
      后来我们家最先翻盖了东屋,姐姐的腕间多了一枚手表,链子极细,亮闪闪的,全村女孩子的眼,都红了。
      
      可是,厂子依然倒闭了,好像还欠了不少的债。讨债人来的时候,父亲没钱,但总是赊些酒菜,聊着,喝着。直至夜色渐浓,半个月亮爬上来,酩酊
     
    而归。
      
      现在想想,那些岁月,于父亲而言,是苦难;于我们而言,倒有些欣悦的意思了。傍晚放学,书包一撂,偷偷儿地推走讨债人的大破车,打麦场空阔
     
    无比,兄妹几个,一人骑着,姐几个扶着,一圈一换人,无比欢实。姐几个的自行车,都是那几年学会的。
      
      后来,几个村干部来找父亲,村头南边的空地被利用了,起了一个厂子,做腐竹的。厂子没有什么名字,但挺红火的,分白班夜班。临近几个村子的
     
    女孩子,托人找关系地来上班。
      
      竟然,又一次的倒闭了。据说,是内讧。
      
      父亲开始躲债了。
      
      于是,家里的新自行车没影儿了,一些稍微值钱的家什分别不见了。初二那年的寒假,我眼睁睁地看着家里唯一的一头牛被讨债人牵走的时候,爷爷
     
    蹲在墙旮旯里,次日的晚饭也没吃。
      
      高二那年,父亲走了。
      
      好像就是从那时开始,我再也长不大,直至今天。
      
      我只是记得,父亲穷着的时候,家里是恐惧;富着的时候,家里是暴力。没有光,没有爱。他是被爷爷娇溺宠坏了的一个人。
      
      我是在父亲走了之后,开始想回家了。最起码,母亲会给我一日三餐;最起码,不再被追着打。
      
      后来,我遇见一个人,好像带着光,就把自己嫁了。
      
      这么多年了,我只是奇怪,父亲走的时候,我,我们,为什么冷漠到不能悲伤?有时候,我宁愿在我的生命里,父亲,从没有来过。

    上一篇:躁动的心也渐次安宁来不及伤春的我 下一篇:温暖相拥里不再刻意去解读二月的欲言又止 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za0.com.cn/a/chanpinzhanshi/1/2017/1114/2.html
版权所有 2016-2017 进口零食团购网 公司名称:中国零食网